凤凰国际:中国最土豪的这帮人 都是怎么赚钱的 地球知识局

编辑:凯恩/2019-01-01 13:24

  想当年有这么一群人,对北京的房子有着异乎常人的迷恋。他们买一环的房子时还特别注明要以为圆心,用圆规花圈,房子在半径3公里以内,否则就不买了。这不是一个个例,而是这群人里的很多位都这么想。

  熟悉中国近40年来经济史的人一定能猜到这些土豪就是山西煤老板。这群人,其钱也多,其兴也速,其衰也快,可谓是中国经济大潮中的一场流星雨,照亮了中华大地的同时也在快速走向自己的终点。

  山西被称作“煤海”——煤炭的海洋,煤炭资源极其丰富。据测算,全省含煤地层面积6万多平方公里,占全省15.6万平方公里的40?相当于有55个香港那么大的地下全是煤。从行政区划上来说,山西有118个县,94个有煤。煤炭的储量接近于2600亿吨,占全国的三分之一。新中国成立以来,山西累计产煤140亿吨,占全国总量的四分之一。

  山西的煤,不仅储量大,而且品种全、质量好。这些煤,发热量大、杂质少,是优质的工业粮食。中国作为一个煤多油少的国家,能源结构上非常依赖煤炭,工业消耗70?煤。而全国的火力发电,每两度电就有一度电用的是山西煤。

  而且由于山西地质构造简单、煤层厚、埋藏浅,有些农村盖房挖地基都能挖出煤。换言之,村村都能跑出个煤老板。整个山西改革开放之后不出富人,那才是天理难容呢。不过煤老板也不是那么容易起家的,赚钱总有赚钱的路数。山西煤老板自有他们的致富经。

 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,中央对山西煤炭能源发展的基本策略是“有水快流”,鼓励中央、地方、集体个体一起上。这是煤老板的第一次时代机遇,组织所有手边的资源大搞矿井开发建设,很多人因此收获了第一桶金。

  但是煤炭产量激增之后,煤炭行业却遭遇了火车运量瓶颈。煤老板的势力当然无法与国有煤矿相比,煤炭运不出去,他们的第一春也就结束了。

  1993年煤炭价格开始放开,价格双轨制,计划外的煤炭市场初步形成,煤老板又迎来一春。可好景不长,1995年再次遭遇运力瓶颈,山西出台“以销以运定产策略”,多生产就要被罚款。为了拿到运输指标,“跑车皮”活动应运而生。在某种意义上,煤老板们的第二春似乎并不是来自采矿域,而是来自流通域。

  1998年,由于受金融危机的影响,国内的煤炭滞销,国家为了盘活市场,开始将国有煤炭企业层层下放,承包给个人。凤凰国际,到了2000年,当初承包煤矿的一部分人迅速收回了成本。在之后的一年中,随着煤炭价格的复苏,煤炭资源大省山西的民间资本市场活跃起来。大量民资涌入煤炭行业,煤老板们又迎来了第三春。

  暴富之后的煤老板手上现金充足,经常自嘲自己除了钱以外一无所有。如此悲惨的人生,当然需要把金钱用到极致方才能体现自己超级新贵的身份。这也就催生了魔幻味十足的煤老板土豪消费观。

  据媒体报道,有一山西煤老板开着车经过加油站时,被拦截付款5元。该老板听闻之后大怒,说了:“你也不看看我开的是什么车?”之后怒甩100元大钞。在收到找零之后,煤老板多次故意经过原地并放下毛爷爷,直到收费站没有找的零钱为止。他还以此为由,拒不离开。最终,收费站只好道歉,退款了事。

  2005年,山西一家汽车贸易公司曾做出调查。山西私人拥有宾利、奔驰、宝马等典型豪华车数量突破1000辆。此后,媒体将煤老板形容为买房子、买车子、包妹子、掷骰子、抽料子的“五子登科”形象。

  之后的几年中,煤老板中间又兴起了在北京买房的大风。当然,不凡之子必得不凡之房,他们通常按整栋买。

  此外,嫁女也被视作是炫富的一种新范式。曾有一位煤老板斥资7000万在海南三亚嫁女,会场上群星聚集,阵仗堪比“春晚”。在被媒体曝光之后,煤老板的豪气再次成为了轰动一时的新闻,引发了全国街头巷议。

  如此大手大脚地花钱,光靠自己的小煤窑那点收入是不够的,想要更多的钱,就不能单靠自己了。

  想要挖更多的矿,就必须有足够大的矿地,但每个人的矿地和矿产是有限的。虽然资源管理的监督制度不是那么强,但越界采矿也不是那么简单的,如果不和官员“联系感情”,想要轻松地挖取国家矿产也无异于痴人说梦。通过贿赂、联姻等方法,煤老板和有些部门拉拢了关系,开始了越界开采。

  越界开采最可怕的地方在于超计划无序开采。在无序抢量的开采中,安全隐患必然滋生,这样的经济效益甚至被形容为带血的煤,带血的GDP。所以,在煤老板疯狂年代的中后期,煤老板们只要想到安全问题就会无法入睡。

  但是金钱的诱惑还是巨大的。出了安全事故后,少报或者瞒报成为一种手段。他们会先试图给受难者的家属一定的损失费以封口,把消息隐藏在萌芽阶段。如果瞒不住了就少报,再不济就用非正常手段——花更多的钱买平或使用暴力。

  这种状况下,和实际发生的矿难总数相比,媒体报道的矿难可能只是“冰山一角”。

  2008年全球经济遭受金融危机冲击陷入萧条,煤炭需求跌入低谷。与此同时,国家也加大了管理力度,公众对煤老板黑色发财史的关注也曝光出了越来越多的问题。这成了日后煤炭业被整顿的重要理由之一。

  2008年9月2日,山西省政府颁布《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》,煤企整合被提上日程。

  此次的案法也给了煤老板们重创,大量中小煤矿被强行整合,2600多个煤企老板通过兼并重组,缩减至103个。

  尽管在政策的扶持下,许多煤老板们已经投身农业、旅游业等领域,但还有一批煤老板们不甘于此,继续守着一大笔钱焦虑着、张望着。

  煤老板们对于其他领域的投身虽有一定程度上的成功,但并不是完全的。由于缺乏学历、过硬的专业技能、只懂得粗放式管理等问题,煤老板们似乎并不是能很好地利用那一大笔钱,相反地,在转型过程中,常常是失误更多,从煤炭中积累的原始财富,终归还是被智力和财富运作手段更精熟的人赚(骗)走了。

  还好,人们所担心的煤老板把钱投入股市和房地产的情况没有发生,否则以他们富可敌国的财力,会让中国的股市和房地产产生更多令人无法理解的波动,增加民间不稳定情绪。其实也很好理解:山西的煤老板大多没什么文化,不擅长理财的他们退出来钱快的煤炭行业后,花销只会更加小心,不可能一下子把钱投入股市和楼市。

  仅靠简单地利用现有资源谋求发展的道路必定是行不通的。唯有不断求发展的新方法,才可先发于人。